页面载入中...

“观光”到“关光” 媒体:民进党当局拼经济靠喊 - 第2页

admin 年轻的妻子 2020-02-13 970 0

  这两个笑话的时间地点相隔如此遥远,一个是明清时期,一个是二十世纪;一个在中国,一个在法国。可是这两个笑话如出一辙,这说明了什么?应该说明了很多,我说不清楚,别人也说不清楚,也许有一点说明了,就是一句耳熟能详的口头禅——人都是一样的。

  我再说说两个与我有关的故事,第一个是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小说里的许玉兰感到委屈时就会坐到门槛上哭诉,把家里的私事往外抖搂——这是基于我童年时期的生活经验,当时我家的一个邻居就是这样。一九九九年,这部小说的意大利文版出版后,一位意大利读者对我说,那不勒斯有不少像许玉兰这样的女人,隔些天就会坐到门口哭诉爆料。第二个是《兄弟》,十二年前在中国出版时受到很多批评,二〇〇八年出版法文版时,一位法国女记者采访我时对此很好奇,问我为什么《兄弟》在中国遭受到那么多的批评,哪些章节冒犯了他们。我告诉她有几个章节,首先是李光头在厕所里偷窥,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其他的,这位女记者就给我说起法国男人如何在厕所里偷窥的故事。这下轮到我好奇了,我说,李光头在厕所里偷窥的故事发生在中国的“文革”时期,那是一个性压抑的年代,你们法国的男人和女人上床并不那么困难,为什么还要去厕所偷窥?她说,这是你们男人的本性。

  类似的故事我可以继续往下说,与我无关的应该比与我有关的还要多,让我说一千零一夜是不可能的,说一百零一夜还是有可能的。从上述角度看,知道人是什么似乎很简单。可是换一个角度,从那位朴实善良的波兰农民的角度来看,知道人是什么就不那么简单了。“犹太人”在他的知识结构之外,他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人是什么,因此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犹太人。这个勇敢的行为意味着什么?我们可以称之为人性的力量,同时也意味着他确实知道人是什么。这样的人可能没有我们认为的那么多。

  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知道人是什么。他在《雕刻时光》里谈到“影像思考”时,讲述了曾经听来的两个真实故事。第一个故事是:“一群叛军在执刑的队伍之前等待枪决,他们在医院墙外的洼坑之间等待,时序正好是秋天。他们被命令脱下外套和靴子。其中一名士兵,穿着满是破洞的袜子,在泥坑之间走了好长一段时间,只为寻找一片净土来放置他几分钟之后不再需要的外套和靴子。”

  “人生就没有完美,因为我们有欲望。所以我觉得对爱情、物质,或者是房子、婚姻的选择,都是看你是什么人、什么年纪,爱情和物质不一定是对立的。”张小娴总结出一套“最安全的方法”:不要依赖别人,“我自己有房子、有面包,对爱情就可以有更高的要求”。

  足够成熟才能面对婚姻

  近年来,离婚率的上升和晚婚人数的增加是备受关注的话题。在张小娴的观念里,婚姻和爱情没有划等号。她也并不觉得晚婚有什么不好,“一个人要足够成熟,才可以面对婚姻”。

  “婚姻是蛮琐碎的事情。如果你有80岁的寿命,但20岁或者24岁结婚,有好几十年要有一个人一起,你能忍受他吗?”张小娴提出了假设,“难道30岁还没结婚就觉得是晚婚吗?其实还是很年轻的。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,是35岁的时候”。

admin
“观光”到“关光” 媒体:民进党当局拼经济靠喊 - 第2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